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栏目导航
热门排行
您的位置:主页 > 商标查询 > 商标查询

1500元注册的商标卖出11万元


发布日期:2022-05-14 19:16   来源:未知   阅读:

  火锅品牌“柔时”为啥又注册了一个“柔日寸”?同一个商标在同一天被不同企业申请,到底归哪家?同一品牌为啥连续注册124个商标?商标转让真的能让人一夜暴富吗?来跟记者一起寻找答案吧。

  50多岁的送水工老李,往郑州市华庭公寓名叫“米兰登商标专利事务所”送水时,都要将自己想好的商标名报上去,委托对方查询一下是否能注册。

  河南先风商标事务所有限公司经理郭媛媛接触的一名在校学生,16岁就开始倒腾商标注册转卖生意,“卖掉一个,10个规费(商标注册费用)的成本就收回来了。”

  “就连街边卖盒饭的小摊都有注册商标的意识。近几年国人的商标注册意识慢慢觉醒,这大背景是政府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号召,开公司的门槛降低,一元钱就能注册公司了,导致商标申请量激增。”先风知识产权集团董事长杨易杭称。

  来自工商局的数据显示,去年河南省新增注册商标33765件,截至2014年底,全省商标有效注册量为218631件,居全国第九位。郑州市有效注册商标总量达82403件,比2013年增加13319件,增长19.28%。

  伴随着商标注册量的增加,我国商标注册经历了并不算漫长的演变史,这其中有几个时间节点不得不提。

  在杨易杭的记忆中,2003年算是民营机构被准许进驻商标申请注册市场的元年,“那会儿自然人拿着身份证就可以注册。”

  改变发生在2007年。“申请注册的口子一下子收紧了。因为出现了恶意抢注商标的现象,自然人注册有了限制,必须提供和经营范围相吻合的个体工商营业执照。”不过这在杨易杭看来,并不能堵住恶意抢注的漏洞,“抢注人可以通过朋友公司或者新开公司进行注册。”

  而于去年5月1日施行的新《商标法》,被视为“禁止恶意抢注他人商标”的升级版。“抢注行为越来越难了,单纯傍名牌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商标代理人孙俊超称。

  有客户向米兰登商标专利事务所(河南)有限公司经理范辉咨询,是否有名叫“寂寞”的酒类产品已经注册。范辉点开查询系统,显示该商标已被北京一家知识产权代理公司于去年7月份抢先申请,商品范围囊括了果酒、白酒、葡萄酒、鸡尾酒等类别。

  商标申请放开以及申请量激增的现实情况下,与之不对等的是商标注册之难。从业超过10年的孙俊超直观感受是商标越来越难申请,“80%的客户很难一次性成交,常常是名字换了一茬不行,再换一茬。平均持续半个月时间想名字,甚至长达半年。”

  “汉字就5000多个,去掉生僻的、含义不好的,能用的只有3500个左右。”杨易杭称,商标资源有限成为商标注册难最大的症结。

  因此,杨易杭每年都会遇到几例同一商标被几家公司在同一天申请的案子。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

  “只能凭运气。国家工商总局用了一个最古老的办法——抓阄。分0到9几个数字,谁抓到的数字最大,算谁的。”

  另外一个不易被规避的风险是,因为申请量大,而进行录入工作的只能是国家工商总局一个出口,这就会出现4~10个月的盲查期。

  “也就是说,国家工商总局没来得及将4~10个月内的申请录入系统,你只能查询之前已经申请的商标记录,而无法规避重名风险。”郭媛媛称。

  一些企业在注册范围的选择上,因为大意而经常吃闭门羹。范辉遇到的一个案例是,一家产品均涉及农药、化肥的品牌公司,注册时,仅仅将商品类别注册成了“农药”,山东另外一家公司注册了“化肥”。两家最后陷入官司战,“官司持续了七八年。最后这家品牌公司花去了50多万元,还把‘农药‘商标给了对方。”

  在这方面,一些大企业则提前布局。范辉向记者展示,主营贵金属回收和提炼的济源市万洋冶炼(集团)有限公司,通过其公司注册了124个商标。这124个商标名都为“万洋集团”,不同的是,每个商标所属的类别不一样,囊括了洗衣粉、洗面奶、地毯、树木、铁路车辆、遥控装置等类别。

  商标注册人“河南宋基投资有限公司”通过其公司注册了45个名为“宋基”的商标,只是类别不同,囊括了炮架、手风琴、报纸、烟草等类别。

  这也就是孙俊超口中所说的保护性商标和防御性商标。“比如注册了哇哈哈,你还得注册哈哈哇。一个主做食品的商标,如果被一家猪饲料企业注册了,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多年积累的品牌形象毁于一旦。”

  关于保护性商标,河南商报记者了解到,郑州消费者耳熟能详的火锅品牌“柔时”,其注册人杨明超在去年3月份申请注册了“柔日寸”商标。这被视为是品牌进行商标保护的一种举措。

  “1000多元注册的一个商标,市场价2万元,两年内出手,利润翻了好几倍。多注册几个,能卖出去一个,就捞回成本。”杨易杭称,即便爆出有上千万元的商标转让费导致持有人一夜暴富的新闻,但现实情况极少,郑州市场的转让费一般在一两万元,很少超过5万元。

  也有例外,杨易杭所在的先风知识产权集团就刚刚办结了一起让他哭笑不得的商标转让案。

  2013年,一手经办人郭媛媛帮客户代理注册了一个商标,费用1500多元,而实际正在使用该商标但没及时注册的是河北一家做糕点的个体户。“后来有人以11.36万元的价格成功买走该商标”。郭媛媛说,买走这个商标的不是河北这家做糕点的个体户,而是他们的竞争对手。听说买走商标的人已经去当地工商部门投诉报案。